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军教育博客

山东省莱州市实验中学

 
 
 

日志

 
 

教育好平常学生,就能出杰出人才  

2014-02-03 08:37:27|  分类: 教育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北京大学教授、原常务副校长  王义遒 《人民教育》 2013.17

      “培养杰出人才”是当下中国教育界的热门话题。这大概是试图回答“钱学森之问”所引发的。刚开始在高等教育领域热起来,接着蔓延开来,现今在基础教育中也热起来了。说明我们的国家或国人对杰出人才期待之急切,求才若渴。这当然是好事。不过,如果不对这种“培养杰出人才”口号进行理性分析,落到盲目的程度,则不但求才若渴的愿望难以实现,反而会对教育工作产生不良影响。本文试图从基础教育角度对这个问题做一个比较全面的分析,以求教于同行。

      一、产生“杰出人才"的条件

      “人才”,由“人”和“才”两个字组成,他体现了既具有独立人格的“人”,又具有为社会服务的工具性的“才”的结合。“杰出”或“拔尖”人才,相比较而言,是人群中相对优秀的人。他们是自然存在的,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相对杰出或拔尖的人出现,这里无须所谓教育与培养。但是,我们这里是特指那些在事业上做出非凡业绩的人,在造福社会、民族,甚至在增进世界文明中,他们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而这“非凡”是一般平常人所不能够做到的。
      杰出人才有知识精英、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军事精英、艺术精英等之分,他们分别在社会、国家和人类的某个方面做出突出贡献。不同时代的杰出人才其面貌、贡献也相差很大。既然都是杰出人才,他们就具有成长的共性和个性。
      一般说来,杰出人才的成长条件有动力、意志与方法、机遇等三条。“动力”体现在做一番事业的志趣、理想、目标、使命、愿望、爱好等,或者像我们当下常说的“有一个梦”。“意志与方法”包含勤奋、刻苦、自信、坚持不懈的毅力,并具有良好的学习、思维、表达、交流的能力和卓越的工作态度与方法。这两者都是成就杰出人才的主观条件。这主观条件也可以说就是人的“素质”,它应该是人的体魄、待人接物处世的态度、知识和能力的总和。“机遇”则主要是客观条件,其中包含大时代、形势需求、环境氛围、物质条件和个人机会,也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但是“机遇”也含有个人的主观成分,即一个人是否对自己和客观事物及环境具备知己知彼的识别和选择能力,从而能在客观与主观条件相碰撞的时候不失时机地抓住有利机会。
      具体说来,不同领域杰出人才的成长条件还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别。比如,要成为一流的杰出科学家大体要有以下五个主观条件:1.强烈的探索未知的兴趣和激情;2.宽厚扎实的基础知识和明晰准确的科学概念;3.正确的学习、思维方法,丰富的想象力和熟练的计算或实验技能,娴熟的交流、合作的态度与能力;4.勤奋与刻苦;5.顽强的意志、毅力和自信心。这里我没有提到科学所首要的创造性,它是上面条件的综合产物。而客观条件则仍是时代、环境(包括科学氛围、物质支撑、与一流学者交流的条件)和机遇。从这些条件里我们看到,真正可以通过学校“教”出来的条件只有一条或一条半,这大体可说是“智力因素”,而其他条件也许可以概括为“情商”。尽管“情商”的先天因素作用较大,但也可在儿童少年时期通
      过适当的家庭和学校教育培养塑造出来。不过,除了启发学生自我修养以外,眼前以课程教学为主的学校教育,似乎对情商培养还缺乏规范化的有效方法和手段。
      这里有一个根本的观点:时势造英雄。产生杰出人才要有时代和客观需求的条件。比如,一般说来,当国家还是一穷二白的时候,想取得诺贝尔科学奖就是一种奢望。因为杰出的科研创新是需要科学家们在足够的经费和物质保障下静心寂寞地长期钻研才能奏效的。

      二、基础教育“培养”杰出人才是个假命题、伪命题   
      “杰出”人才是在造福社会和人类的事业中取得突出业绩而产生的,因此,这类人才基本上不是从学校教育中直接走出来的。试想古今中外,有哪位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是学校里刻意“培养”出来的?孑L夫子?苏格拉底?康德?华盛顿?孙中山?毛泽东?牛顿?爱因斯坦?钱学森?屈原?雨果?莫言?他们中有的人确实在学生年代已经锋芒毕露,在学习中显示出特殊才华,但他们取得的骄人业绩,却都是在事业上经久打拼而“冒”出来的。历史上,著名英才的呈现既具有主客观条件成熟的必然性,但在众多相似或相仿的条件下偏偏却只是某人“冒”出来了,却也带有相当的偶然性,即“机遇”的作用。因此,要想在接受教育的学生时期对某个特定学生进行准确的前程预测,肯定他将来能取得突出业绩是不可能的。对于一个人的前途是否比较“有出息”,我们即使根据他求学时期的表现做出大致的估计和猜度,这种“算命”往往也是难以准确的。因此,要对特殊“杰出”人才做出“定向”的专门培养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谓“培养”杰出人才实际上就是家庭和学校在基础教育阶段为学生的将来成长打造基础,为他们进一步发展创造共同的条件与实现机遇的可能性。在这里,家庭和学校的任务就是为“杰出人才”制造“毛坯”。至于将来是否真正能在此基础上做出突出贡献,成为杰出人才,就得靠他们在事业的实践中打拼和细致雕琢了。因此,不能认为这种打基础就是对“杰出人才”的“培养”,至多只能说是为人才成长做好了准备,并帮助他们根据个性差异提供了发展方向的选择。
      当下的问题是:在人们追求早日圆“中国梦”的急切心态下,期望短期内迅速出现大量杰出的拔尖创新人才,并且还专门聚焦于某些特定方向,比如诺贝尔奖等。于是,学校特别是还在基础教育阶段中的高中,甚至更早,就出现了一些急功近利的特殊“培养”措施,以冀早出人才、多出人才。这些措施大体都是对少数特殊选定的学生,在指定领域(如科学)里采取集中优质资源加以“重点培养”。由于社会需求的多样化和人的兴趣、特长的多样性,对这种特定领域的选择和特殊的“重点培养”超出了“因材施教”的界限,这将会加剧教育的不公平,从长远来看是会损害基础教育的。
      成才主要取决于事业上的实践,而事业上能使人脱颖而出的环境是十分复杂的,这里不仅涉及工作条件,而且还跟社会人事制度、行业间待遇差异与利益分配制度、对人才及其贡献的评价机制、社会激励机制等复杂因素有关。因此人才的成长道路确实是非常错综复杂、各不相同、难以设计的。历史上我国在许多领域和许多单位都曾经多次实施过“重点培养”的举措,但是成功者寥寥,多数都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真正成就了杰出人才的却并非是当初看好了的“重点”。这并非“培养”的具体措施不得力,而是违背了人才成长的普遍规律。
      如果可以通过某种教育方式保证“培养”出杰出人才来,“杰出人才”早就满天飞了,我们今天也就根本不必再来讨论如何“培养”杰出人才的问题了。由此可见,“培养杰出人才”是一个假命题、伪命题,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尤其是在基础教育阶段,更是会损害基础教育健康发展的,我们应当摒弃这种简单武断的做法。可是当下这股热风甚嚣尘上,这反映教育界一种急功近利、投其所好、人云亦云的非理性情绪。这值得我们深思。

      三、回归教育的本源

      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是为人才成长打基础、制“毛坯”的。同样的“坯子”,有人能做出世界知名的业绩,有人却默默无闻,这里就有一个“机遇”的问题。“机遇”包括大时代、大形势的需求,加上小环境、局部氛围和各种物质条件,等等。一般说来,有大时代、大形势的需求而人才迟迟出不来的情况是不大会有的。恩格斯早就说过:“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1894年1月25日致瓦·博尔吉乌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198~199页)社会一旦有需要,科学家迟早总会出来。当然,不会是一蹴而就的,这需要一个准备过程。
      教育是“使人成为人”(康德语)的事业。这前一个“人”是指一个具体的自然人,后一个“人”是具有人性、个性和工具性的社会人,大写的“人”。“才”是指致用之材。“材”是物,可以制成可用的工具一“器”。教育把两者结合起来,成为“人才”。但是这里有一个谁是第一位、出发点和落脚点的问题,是把“人”放在第一位,还是把“才”放在第一位,把哪一个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的问题。
      党的十八大报告和《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都明确把“立德树人”和“育人为本”写进了重要文件。这就是说,要以“人”为出发点、落脚点,“以人为本”。可是实践中却往往难以落实。人们关注更多的是“才”,因为“才”能产生实际效益,取得功利,彰显业绩;而“人”则似乎比较“抽象”,难以捉摸,甚至还会惹出点麻烦。
      “育人为本”追求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使人在德、智、体、美等全方位和谐成长,丰满而舒张地养成独立人格,展现个性,发挥才能,张扬特长,彰显潜质。人是最活跃、最复杂、最多样化的,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人。而社会也是复杂、多样的,具有千差万别、各不相同的需求。“天生我材必有用”,可以说,没有一种专长会在社会中遭到埋没、得不到施展机会和途径,问题在于常常碰不到合适机遇。一个成熟的社会应当保障信息的灵通交换和致用途径的广泛铺陈,学校也应当给学生提供进入社会的门路,以便人尽其才。
      因此,“因材施教”是有充分根据的:不仅能使学生的特殊才能得以发挥,而且能使他们对社会做出别人所不能取代的独特贡献,从而打造出色彩斑斓、万紫千红的繁荣世界来。为此,基础教育阶段要能做到早期识才知才,了解学生的个性特长及其优势潜质,使他们发挥而不致湮没。这对老师特别是班主任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同时,学校还要给学生以适当选择的权利和相应条件和设施。不过,基础教育毕竟是要给学生打好全面基础的,中小学规定的基础课程的知识和能力是成为一名现代高科技社会合格公民所普遍需要的,因而不能以“因材施教”为借口而使学生过于偏废。在这样的前提下,根据学生的志趣、爱好、特长和潜能,适当开设一些选修和加修课程,鼓励他们参与相应的课外实践活动,都是合理的、有利的。对于个别天赋优异、特殊早熟的少年,哪怕是采取提前毕业,让他们早日接受高等教育,参与科研实践也是应该允许的。但是,如果试图通过特殊的加压和“强化”措施,给少数学生以优质资源的特惠“照顾”,增负担,“吃偏饭”,以冀单纯通过“重点培养”拔出苗子、尖子,则会适得其反,摧残人才!
      教育属于文化,使人教化,达到“人化”。只要时代、社会和环境能提供条件,使人在事业上取得非凡业绩,就能产生“杰出人才”。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应该回归它的本源。还是袁贵仁部长的“中国教育梦”说得好:“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终身学习,人人成才!”
      只要人人成才,人尽其才,国家就一定会英才辈出,保证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