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军教育博客

山东省莱州市实验中学

 
 
 

日志

 
 

必须走出超级牛校的怪圈  

2013-08-08 17:18:41|  分类: 教育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不少省市在努力打造“超级牛校”,为的就是展示当地的办学政绩,可这种办学思维,不但背离教育公平的理念,而且也把基础教育推向功利的深渊。超级牛校为啥牛、咋招生、潜规则是啥 ......每一层揭秘都让人胆战心惊!“超级牛校”现象,无疑是有历史原因的———这些学校在招生体制中有优势,这些名校被列入招生第一批,所以拥有很大的优势去录取到最优秀的学生。因为招生的优势,让各校形成良性循环或恶性循环,良性循环就是名校高考的战绩越好,招收的学生就越好;恶性循环就是一般的学校高考战绩一般,招收的学生就越来越一般。同时,各地政府之所以十分积极地“撤点并校”,在于想由此减少办学点、进而减少教育投入,更方便地管理学校,往往不是什么“提高教育质量,为乡村学生着想”。专家指出:如果当地教育部门故意打造“超级牛校”,从根本上说是“反教育”的。确切地说,中国基础教育的出路,就应该消除超级牛校。 这种学校的存在,除了制造地方教育政绩之外,对基础教育毫无益处!办少数超级牛校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这只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逼进死胡同!

 


 

 600x378 

 

  不久前,河北新闻网“阳光理政”平台接到了邢台市南和县网友的投诉,该网友称南和县教育局强迫教师子女必须回本县上学,否则将被调到偏远学校工作。
  韩真(化名)至今记得,他的工作岗位被调整与他将上初中的孩子从南和县转至县外一所更好的学校就读,发生在同一天。在这之前,韩真在南和县最好的高中——南和县第一中学已经任教14年。
  韩真回忆说,在其工作被调整的前几天,南和一中召开了全体教职工会议。会上,南和县教育局领导宣布了一项规定:凡是教师子女,中小学阶段必须在本县就读。此规定传达后还将子女转学到外地的教师,将被调离原工作单位,到该县较偏远乡村任教,且不能再评职称、评优评先;对于子女之前已经转至县外就读的教师,不调动工作,但不能评职称和评优评先。
  据了解,南和县其他中小学校也均开会传达了此规定。参会教师回忆:参会的教育局领导介绍说有“红头文件”,但他们并没有看到书面下发的有关文件。
  作为规定下达后第一批就被调至乡镇工作的教师,韩真记得:南和县教育局领导和南和一中校领导几次找他们谈话。“对我们说,把孩子转回来就一点事没有,还可以挑班,挑老师;如果不让孩子回本县就读,就要把我们调走。”
  最终,随着孩子正式转学到外县,韩真果然接到了一纸调令。“调令上只简单写着‘兹借调韩真老师到你单位’。”他补充说:没有原因。
  韩真的新工作岗位是南和县史召乡中心学校——距他所住的南和县县城20余公里。每天上班,他要先坐近70分钟的公交车,再步行20分钟。虽然被调至较偏远乡村,但韩真不后悔他做的决定:“为了孩子,调走就调走吧。”一同被调走的黄胜勇也没有考虑把孩子转回本县的打算。“以孩子发展为重,不能因为我们耽误孩子。” 而被调离教师送孩子到县外就读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 “县外的学校更好”。
  据悉,在将孩子从外县又转回南和县就读后,作为家长的实验中学教师秦芳(化名)收到的一纸调令也被收回。之前,在她要将孩子转到县外上学的同时,秦芳接到了河北省南和县教育局的调令——将她从县城调至偏远的乡村任教。而南和县还有另外9位教师在被调离原岗位后,并没有将自己的子女从县外转回本县就读。同时他们还对该县教育局的这一做法提出了质疑。

 

  据报道,南和县之所以要求教师子女在本县就读,是因为当地优质生源流失严重,于是要求教师做出表率,并对子女不在本地就学的教师做出“惩罚”。这种做法,显然侵犯了教师的权利,也是治标不治本。

 

  首先,教师子女选择到何学校求学,只要其不违背法律规定,政府部门不得限制。高中作为非义务教育,如果当地有学校面向全省、跨县招生,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报考,这与其父母的身份无关。地方教育部门要留住生源,不能采取限制受教育者正常权利的方式,而应该提高本地学校的办学质量。有人认为,既然教育部门宣传要大家留在本地学校读书,可连当地的教师子女都不在当地读书,这怎么也说不过去,这貌似有道理,但却把受教育者的选择权和当地的教育利益、教育形象捆绑起来。这就好比我国近年来出国留学热高烧不断,一些大学教授也把孩子送出国,教育部门和大学能规定教师不得送孩子出国吗?

 

  其次,从教育均衡角度出发,教师是可以流动的,包括从城市流动到乡村学校任教,而且,这应该成为常态的均衡机制,但这一事件中,当地教育部门显然把调动到乡村学校作为了一种“惩罚”,这反映出当地教育部门对权力的滥用和对教育均衡、教师流动的错误理解。把流动变为流放了。当然,当地教育部门可以解释,这是正常的流动,可问题是,流动为何都发生在子女不在当地求学的教师身上,以及为何教师把孩子转回本地读书之后就不再调动了?

 

  当地政府教育部门留住优秀生源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开错了药方。你可动用行政权来限制教师子女,可能限制其他受教育者吗?另外,总体看来,当地政府举办教育,十分功利,完全是锦标主义思维,事实上,这种不尊重受教育者权利的锦标主义思维恰恰是造成当地生源流失的重要原因。

 

  比如,该县为了办好当地的一中,居然专门制订文件承诺一中考生考上某些院校将安排工作,这可谓“举全县之力”,来办好县中。依据县文件精神,从南和一中考入本一师范院校,医学本二以上院校的学生,毕业后直接安排工作,考入其他专业本二以上院校的学生,毕业后可优先安排就业。列入事业财政编制,解除学生及家长就业压力。

 

  而与之对应,当地政府在发展义务教育时,不是想着推进均衡,而是在制造“超级小学”、初中,据报道,在过去的10年里,随着农村中小学校撤并,南和县的200多所完全小学仅剩下了目前的60多所,过去分布于全县8个乡镇的8所乡镇初中如今也只剩下了两所。全县有一半以上的小学生就读于县城的“超级小学”,“最大的学校有3000人,最小的学校也有1000人。”这种办学,完全违背教育规律,能把办质量提高,才是怪事。单从这种办学格局,就可以想象当地教师对教育部门的做法肯定不满,他们也只有通过把子女送到外地求学,来“以脚投票”了。

 

  为办“超级中学”而展开的生源争夺战是畸形的,这需要我国基础教育领域整体转变办超级牛校的思路,而地方政府在应对外地超级中学的生源争夺时,必须走出超级牛校的怪圈,真诚地听取教师、老百姓的意见,解决自身办学存在的问题。教师和学生是办学的主体,很难想象,在一个行政权可以随意践踏教师权利,漠视学生选择权的地方,能办出好学校来。
  网友注意到,要求教师子女中小学阶段回本县就读的,并非南和一地。2012年8月,就曾有媒体报道距南和90公里的邯郸市大名县,多名教师也因子女不在本县上学而被调岗。
  大名县教育局回应称,在其向全县广大教育工作者发出了“从我做起,鼓励孩子在大名就读,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家乡教育发展”的倡议后,没有因此事处理过任何人,没有人因此事被调整或调动工作,也没有将此事与评先评优、晋升职称挂钩。但还是有网友称:大名县有教师夫妇为此而选择离婚,将孩子协议给了非教师方,目的就是为了能让孩子继续在外地上学,而作为教师的家长一方也可免于教育部门的处罚。

 

582x219 


 

  过去几年中,北京一些优质资源校面对趋之若鹜的家长,不断扩大规模,导致出现了不少“一个年级超过10个班、学生人数超过3000人”的超大规模学校。新修订的《北京市区(县)小学规范化建设工程专项督导评价指标体系》,提出要控制学校规模,严格控制校内班级规模。北京市教委将采取有力措施,控制规模,使其向适宜规模过渡。

 

  建超大规模学校,不是北京一地的风景,也不仅仅发生在小学阶段。据此前的媒体报道,一股建设“万人高中”的热潮,在山东各地掀起。东营垦利投资4亿元建“大一中”,潍坊新建桥学校总投资4.1亿元,而淄博临淄建“大高中”的投资更高达4.5亿元!而早在7年前,山东泰安市新泰一中总投资就达3.6亿元,占地1000亩,校舍面积33万平方米,设计规模360个教学班,可容纳2万学生就读。

 

  据称,建设“万人高中”,是为了实现教育均衡。我们当然不能否认当地政府的良苦用心,投资几个亿,到底不是玩玩的。然而,假如建设“万人高中”,就能很好的解决教育均衡问题,那么,一个县只一所初中,只一所小学,不就也实现了义务教育的均衡?——这其实是一个不能成立的逻辑,可不幸的是,在一些地方,有的官员却真是这样想的,就是把一些薄弱小学、初中,撤掉,然后并在一起,进而宣称实现了“教育均衡”。

 

  表面上,确实如此——所有学生都在一所学校上课,还有什么校际不均衡可言?而且,从办学成本角度计算,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消灭掉小学校,合并成大学校,无疑具有“规模效应”,也节省办学开支。可是,这种把所有学生汇聚到一处求学,本质上不是办学的思路,而是办工厂的思路。至少有三方面与办教育的思路背离。

 

  其一,学校的办学点,必须便于学生求学,不能方便了政府办学,却不利于学生上学。近年来,这一问题特别突出,一些农村地区一哄而起地撤点并校,导致一些乡村、乡镇学校消亡,学生们上学必须赶10里、20里路,要么就选择寄宿。这增加了很多家庭的上学负担,但政府部门依然故我。

 

  其二,政府部门声称办“大学校”,是为了辐射优质资源,而实际情况则是,优质资源被迅速稀释不说——这类似于北大、清华这类大学大扩招——在一校之内,仍然存在严重不均衡,学校必然根据不同学生的能力开设 “校中校”,“快”、“中”、“慢”(或其它提法)各层次的班级。否则,这每个年级数千名学生全部上一样的教材、一样的进度,也是不符合因材施教的。

 

  其三,虽然教育强调均衡发展,但却不是消灭特色与个性。教育中不能有“择校热”,但却应该允许学生根据实际情况(比如是否适合寄宿)选择学校。受教育者对学校的选择,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存在,而这恰恰是促进学校竞争,形成特色的重要力量。如果在一个地区,在一个教育层次,仅有一所学校,学校的竞争意识从何而来?学校的特色和个性,又从何谈起呢?更可能的情况是,政府对这一学校的办学干预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成为教育局高中、教育局初中和教育局小学。

 

  政府部门乐于建“大学校”,体现的其实是行政思维,追求的是办学形象工程——“大学校”具有很强的展示度,犹如各地的大学城;和所谓的政绩——以最简单的方式实现所谓的“均衡”;同时做到对教育的“方便管理”,这对于教育的发展是十分不利的。这种风气应该尽快遏制。

 

  从根本上说,出现这种“大学校”风,在于教育决策的不科学、不民主,往往由地方政府官员拍脑袋决策,根本不听学校、老师和家长的意见。因此,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建立科学、民主的教育管理与决策机制。这其实也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明确的重要教育改革和发展措施。《教育规划纲要》指出,要“提高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和管理的有效性。规范决策程序,重大教育政策出台前要公开讨论,充分听取群众意见。”“建立中小学家长委员会。引导社区和有关专业人士参与学校管理和监督。”这些规定,有多少地方政府真正将其当回事呢?对此,作为《教育规划规划》的牵头推进部门,国家教改领导小组不能漠视。必须注意的是,我国农村地区中小学的撤点并校,以及大学城建设,由于当初没有对不科学的决策、规划引起足够的关注,及时加以治理,到目前已经产生很大的后遗症,北京对小学超大规模学校的治理,已说明问题。这种情况不能再在高中超大规模学校建设中上演。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