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军教育博客

山东省莱州市实验中学

 
 
 

日志

 
 

何时解能中国式减负困局?  

2013-08-26 07:19:04|  分类: 教育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新学期将至,来自教育部的小学生减负“十条新规”成为近期社会热议话题。8月2日,人民日报刊文《学生负担过重已成民族之痛》,探讨中国教育的数十年难解的“减负困局”。试问,何时解能中国式减负困局?
   
  新学期将至,来自教育部的小学生减负“十条新规”成为近期社会热议话题。回顾“中国式减负”历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教育部门减负政令持续推出数十年,却难见实效。专家称,解决减负困局,治本之策在于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改革中高考制度,建立多元评价体系。
  
  小学生减负“国十条”禁令各方存疑
  
  又是一年开学季,当被中小学生称为“第三学期”的暑假即将结束之际,中国教育主管部门再出新招,给小学生“减压”。
  
  8月22日,教育部正式公布《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包括,“零起点”教学,不留书面家庭作业,一到三年级不举行任何形式的统一考试,全面取消百分制等规定。
  
  “不留作业”、“不举行考试”、“取消百分制”……这些“颠覆性”的新规颇具眼球效应,有媒体甚至用减负“国十条”来形容这一规定的力度。
  
  但是,自此份征求意见稿公布之后,围绕减负新规的争议就持续不断,官方释放的“减负”利好消息,似乎并未收到多少舆论赞许。
  
  网络上,家长们焦虑,面对重重的升学压力和择校竞争,给孩子们“放羊”会不会让他们输在起跑线上;老师们则认为,如今的学生负担多来自校外辅导班,减负令让学校很无奈;而本作为政策受益者的学生们,也有抱怨称“一切无作业、无考试的政策都是空谈”。一纸“减负令”,却换来了家长忧、学校怨、孩子不以为然的尴尬反响。
  
  根据教育部的安排,十条减负新规的意见征集截至8月29日。23日,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向媒体表示,自征求意见开始,短短24个小时,教育部共接到来自社会各界的880封正式意见。他表示,教育部门将对所有意见进行归集,认真汲取意见,尽快修订完善新规,在今秋开学之际尽快印发。
  
  “专项督导”能否见效口号喊出谁来问责?
  
  条条框框的减负规定,会不会在具体落实中出现“政策走样”?会不会再次沦为各方眼中事不关己的“一阵风”?无论政策来自中央还是地方,每次“减负令”出台后,政策如何监督问责,都是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
  
  对于监督,本次征求意见的十条新规中,“加强监督”就作为其中一条,被单列出来。规定称,各级教育督导部门要对减负工作定期开展专项督导检查,每学期公布督导报告。县区教育行政部门要严格责任追究,对加重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有关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进行问责。
  
  不过,亦有声音指出,新规中“专项督导”的问责机制表述笼统,缺乏操作性。“规定不留书面家庭作业,但是哪些作业属于家庭作业,课堂上的作业没有完成算不算家庭作业?课外辅导班留的作业算不算家庭作业?如果没有细节上的区分,没有有力的监督机制,禁令再花哨最终还是一纸空文。”
  
  舆论对于“减负监督”的关切,源于各地年年减负却越减越“负”的尴尬现实。以北京为例,今年2月北京推出“减负八条”,措施包括小学一至二年级不布置家庭作业;初中每天家庭作业总量不得超过1.5小时等等。措施之细,在当时被舆论赞为“史上最严、直指要害”。
  
  然而,今年5月,21世纪教育研究院对全国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的“减负”情况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尽管有“减负令”约束,北京地区小学一二年级学生需要完成家庭作业的比例仍高达52%,初中生完成家庭作业的时间超过90分钟的比例也高达60%。
  
  “此次教育部所提10项减负规定,并非什么新的措施,在此前的减负令中这些措施都曾出现,如果没有严肃的问责,规定的执行前景极不乐观。”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对于年年出台的“减负令”,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只会影响官方的公信力,把减负变为行为艺术。
  
  多年减负被指“政策秀”执行难怪圈如何解
  
  “我小学就减负,现在我儿子上学了,还在谈减负,制度都很好,可是执行呢?”这是网友对于“中国式减负”的一句感慨,也道出减负口号几十年却难见实效的现实。
  
  从1988年,国家教委发布《关于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的若干规定》,到2000年教育部发出的《关于在中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再到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对于学校减负的规划。围绕“减负”,中国各级教育部门的三令五申已持续几十年,然而,年年出台的减负招式,却被舆论称为雷声大,雨点小的“政策秀”。
  
  在熊丙奇看来,中国中小学生的负担之所以无法真正减下来,根本原因有两个方面。其一,义务教育严重不均衡,其二,中高考制度改革没有实质性进展,考试升学还是用单一的分数标准选拔评价学生。
  
  “在如今‘幼升小’、‘小升初’的择校压力之下,就连幼儿园都已出现小学化的趋势,更别提小学生的学业压力了。”熊丙奇称,政府必须加大对教育的投入,要切实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同时转变义务教育资源配置模式,打破现存的择校利益链。
  
  此外,熊丙奇认为,在每分必究的升学录取制度指挥下,学校、老师、家长、学生都被应试化。“在这种情况下,减负令要求小学不要考试、不要百分制打分、不要排名,只是听上去很美,就是学校做到了这一点,校外增负也是必然。只有建立科学、多元的评价体系,才有可能把学校、教师、学生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熊丙奇称。

  
  成功、成才是每一个教师、家长对孩子的希冀。可什么是成功?两点之间未必直线最短,因为成长的旅途没有直路,那是一条破碎的路,那是一条充满荆棘和坎坷的路。我们过多地强调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应该什么是不应该,而忽略了孩子天生就有的尝试和挑战能力。也许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结果重于过程,但教育一定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知识的学习,能力的培养,情感的体验,都需要尊重孩子,在教育中留有足够的时间让孩子自己去消化、去反刍、去领会、去体验。只有这样,孩子才是学习者、参与者,才能成为爱学习的天使。


  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学校的任务,不仅在于传授学生必备的知识,而且也在于个人精神生活的幸福。”我们教师应当为孩子们的一生幸福奠定良好基础,同时自己也享受教育应有的的幸福!
 
  考试,不是教育的全部!我们应当记住这样一句话:“人生是马拉松,不是百米冲刺”。我们总是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殊不知,人生不是百米冲刺,而是漫长的马拉松。人们欣赏的善良、诚信、勤勉上进,人们追求的成功、成就、出人头地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教师和家长,需要孩子身边的每一个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和关爱,相比成绩和荣誉,我们需要对沿途风景的欣赏,更需要对孩子的努力过程进行认可。成功没有捷径,而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他们感觉到不是一个人在前行、在努力……
  
  当前许多地方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普遍面对社会压力和困惑。减负和新课改一样,绝不是下一道命令,发几个文件就可以解决的。我们还需要从根本上来解决问题。8月2日,人民日报刊文《学生负担过重已成民族之痛》,探讨中国教育的数十年难解的“减负困局”。这篇文章称,教育的“全民焦虑”,已成为当今中国的一个明显标志,弥漫于社会各个阶层、各类人群。当政策的减负目标像西西弗斯的巨石那样年年推进、又每每回到原点的时候,损害的已不仅仅是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更是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减负是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我们只有把根本的问题解决了,我们都肩负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学生负担过重具有复杂的文化背景、历史原因和社会因素,特别是在应试教育的社会环境下,从教育部门到中小学校、从校长老师到学生家长,从出版单位到培训机构,都可能成为加重学生负担的“推手”。 走出减负困局、探讨治本之策,需要社会各界出主意、想办法、献智慧、谋出路。
 
    素质教育之所以难以推行,从根本上说,是由于考试和升学竞争所致。目前,尽管基础教育新课程改革取得了显著进步,但是在许多中小学看到的依然是对教师知识授受的重视,教学的科学性受到技术理性的制约,知识中本有的、应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智慧、情感、意志等被忽视,学生的学习兴趣、意愿、动机被搁置,学习成了一种负担。坦率地说,学校、教师、家长和学生,没有谁愿意施加或承受过重的学业负担,但迫于考试尤其高考,他们又不得不这么去做。因此,要想减负必须要社会看到减负的益处,还不影响学生的成绩。
  减负本身其实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中小学生学业负担重在国际上也是一个普遍社会现象。在我国,这种现象直接与高等教育优质资源不足和就业价值取向密切相关,与人才的社会选拔机制和社会用人制度密切相关。如何创造良好的减负环境,帮助孩子们健康成长?需要社会、学校、教师和家长的共同努力。很多教育界人士提出,只有社会各方面都来转变教育观、人才观,切实尊重学生身心健康发展规律,从根本上实现对素质教育价值认识的复位,才能真正使减负走出"越减越重"的怪圈。
 


504x104
  当今一些中小学校的学生学习负担的确有过重之嫌,然经过有关媒体进行调查,为数不少的中小学校长普遍反映:“不减负不行,但减了更不行。”这道出了当前许多地方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普遍面对的社会压力和困惑。我们的社会,如果没法给学校减负,给老师减负,给家长减负,又怎么可能给学生减负?当然,学生家长也要给中小学校及老师一些更多的理解与支持。同时,家长对孩子学习的加码,也要适可而止,至少要在孩子能够承担的范围之内,多给孩子一些睡觉、娱乐的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