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军教育博客

山东省莱州市实验中学

 
 
 

日志

 
 

和学生谈话的艺术(一)  

2013-06-12 10:58:52|  分类: 班级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南海美丽《和学生谈话的艺术(一)》

和学生谈话的艺术(一) - 南海美丽 - 南海美丽的教育博客
 

早上730分,刚走进校门,就被年级组长叫住。

 “跟你说个事。”年级组长一脸的庄重。

 “很急?”我想去班里看看,故而想溜。

 “此事不宜拖延,应尽快处理。”我听说要尽快处理,知道问题严重。

 “是这样,你班周末的综合考试,某某舞弊,和监考老师顶撞,态度很恶劣。”

 “啊?”我大吃一惊,“他?怎么会?”我知道自己言语失态,赶紧表示:“是吗?我去了解一下。”

 “发现他夹带,纸条和考试内容一致,而且就在桌子上。监考老师就把他的试卷收上去,没想到他径直走到讲台上要自己的卷子,说是要考试。监考老师不给,学生就动手抢,于是争执。学生气急后,出言不逊。”组长担心的说。

 “你别急,我来处理。”我宽慰她,“这帮家伙,太不象话,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三步并着两步,直朝教室走去,火往上冒……

我就这样训学生去?情况不清楚会坏事,多年的教育经验在提醒我,该先了解情况才是。于是转身往办公室走去,找监考老师了解清楚,也慰问一下,终究是我的学生不懂事。来到办公室,监考老师已经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来已经来了很久了,我走进去。

 “对不起,昨天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我客气的和他打招呼。

 “喔,没什么。”他心里还是有点不痛快。

 “我想了解一下真实情况,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我真诚的说。

 “第一,我没见过这样张狂的学生。第二,他肯定有舞弊的嫌疑。第三,我开考之前反复强调要把有关资料收起来,没想到他还是公然的把有关内容堂而皇之的放在桌子上。第四,态度非常恶劣,我怕影响其他学生考试,没有和他大声争吵,你这个学生真是厉害。”他心里不平。

 “您考试前要求他们把有关的资料收起来,而他的桌上出现相关内容的资料?”我想确认一下。

 “当然说了。而且在综合讲评时年级大会上反复强调过。”他以为我不相信,有点生气。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寻找根据。既然说了,桌上出现相关的内容,那无论如何是学生不对,何况态度恶劣?”我马上解释,“学生不懂事,都这个时候,还干这种傻事,您别生气,我去找学生谈。”

来到教室,我装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继续上课。直到下午,我偷偷的找了几个学生了解情况。

 “应该不会吧?我还和他有个约定,就是互相竞争,但必须是公平公正的的竞争。”这是他的同桌学习委员的回答。

我还是不放心,又问另外一个学生。

“你如实和我说,不准讲假话。”我先强调,“昨天考试,你估计他的舞弊是真的吗?”

 “估计不会。”她有点模糊。

 “那平时考试他会不会有舞弊的现象?”我荡开一笔,随意问一下其他情况,“一般不会,大考应该不会。”她比较肯定的回答。

我心里大致有数。可是怎样让学生理解我并主动和老师沟通道歉呢?这件事僵持下去对老师学生都不利,应该尽快解决。我盘算着,苦苦的思考着。高三了,学生应该明白舞弊作假没有任何价值,只会弱化自己的学习热情和毅力,百害而无一利。而且他这次月考的成绩不错,进入年级第七名,应该是非常优秀的学生。如果让他背着沉重的包袱学习对他没有好处,可事情到这一步。十八岁的学生,一米八的个子,让他向老师道歉,能否拉下这个脸来?不过这个学生和我的关系不错,是那种讲义气、重感情的人。平时有事,只需招呼一句,绝不会有问题。可这次,他如果向老师道歉,等于承认自己舞弊。他能够接受这个事实吗?不去承认道歉,这样拖下去,会是什么结果?交给学校处理,教务处查下来,人证物证都在。非弄过处分下来不可,这实在不是我的本意。不过,考试夹带和对老师的态度就足已说明问题,我想。

自习课,我走到他面前:“放学后到我办公室来!”我以不可抗拒的语气带着命令的口吻,说完就走了。

还没下课,他就来了。

 “你火气很大啊!”我开门见山。

 “老师,您想想,一个认真复习的学生正在认真考试,突然被取消考试资格,而且背上舞弊的罪名,这是什么滋味……”

 “你觉得你昨天处理问题的方式是最佳方式?你认为还有更好的处理办法吗?”我撇开话题,反问一句。

 “不是。”他想起还有一问,立即更正,“有。”

 “考试前,老师说了把有关的资料收起来吗?”

 “说了。”

 “你桌上是有和考试内容有关的东西吗?”

 “有。不过假如我桌上有把刀,就一定是要杀人吗?”他有理有据。

 “我上飞机的时候,口袋里有一把旅行剪刀,硬是被没收,你也认为老师是想劫机吗?倘若是高考,你夹带有关内容,还容你大喊大叫吗?假如你和人打架,你拿出刀来摆弄,事后你说是拿刀在玩,可以吗?”我没好气。

 “……”

 “这件事说大就大,说小也不小,关键是看你自己如何认识。如果你继续倔,认死理,置老师的话语于不顾。我们只好把矛盾上交,学校正在抓考风,人证物证俱在,你倒好,撞在枪口上,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我想帮你,但也是无能为力。

如果你还把老师当朋友,如果你相信老师的话,听老师一句劝,老师不会害你,你信吗?”

 “信。”他嗫嚅着说。

 “既然老师要求把有关的东西收好,而你放在桌上,还堂而皇之,这还有理?”

 “是我错,不过我没舞弊。那张纸夹在草稿纸里,我在找纸的时候,翻了出来,正好被老师看见。”他在解释,口气好了很多。

 “既然是你错,为什么还那么凶?得理都要饶人,何况没道理?”我提高声音。

 “是。当时我只想考试,没想那么多,一时情急……”

 “情急就可以不讲道理?”我打断他的解释,“向监考老师道歉。”我很干脆,这是我处理这件事的底线。倘若监考老师原谅你,说明你态度诚恳。假如老师认为你找借口,没有诚意,他是不会就此罢休,我相信老师会通情达理的,不会得理不饶人的。”

 “嗯。”他点点头。

 “假如他没有原谅你,说明你道歉不到家,态度不诚恳。”我强调一句。

他再次点点头。

 “男子汉能屈能伸,没有必要解释,你的任务是道歉,知道吗?”

 “知道。”

 “好!我等你的消息!”然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里有信任,也有期待。

一会,他回来,脸上洋溢着笑容,看样子心情轻松多了。

 “怎么样?”我明知故问。

 “老师说接受我的道歉。”他接着说,“也向你道歉,给班上添麻烦了。”

 “我也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我接着说,“十八岁的人了,做事不能完全凭自己的性子,有时候该多想想。”

他点头。

 “你能接受老师的意见,说明你信任老师,我该谢谢你才是。以后放下包袱,好好学习,期末用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的清白,好吗?”

 “嗯!”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我找到监考老师,十分抱歉的说:“学生不懂事,一时犯混……”

 “他刚才来了,谢谢你从中斡旋。”他笑着说,“学生很诚恳,我已经接受道歉了。”

我们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这件事情处理下来,我感觉有三点值得借鉴:

一是充分的真诚的尊重科任老师。在和学生谈话的时候,我也强调这点。监考老师维持考场纪律,严格认真,是为了像你一样的优秀学生有一个好的学习氛围,是为了学生能够公平公正的进行良性的竞争。学生明白了老师是在认真的工作,更应该加以尊重。于是在道歉的过程中就不会敷衍了事,就会真诚和恳切。同事看到学生蛮横不讲理,一会就心悦诚服的道歉,就知道班主任工作和辛劳。学生和科任老师不协调,如果不是工作态度和业务上的原因,班主任应负主要责任。

二是尽量的往善意的方向理解学生。学生犯错误,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要看成是洪水猛兽,或者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就算是想舞弊,看穿了其实也很正常。假如在处理这件事情的过程中,一口咬定学生舞弊,处理起来也许费事得多。强行让学生承认后,也许学生心里不服气。而抓住他对老师的态度以及在考试当中该收捡好有关的资料,学生心服口服。特别是在高三的紧张时期,过分的夸大事实,对学生的学习以及心理都将留有后患,这是最不能谅解的地方。即使学生真想舞弊,他也会感觉出老师的良苦用心,会心存感激,并发奋努力,用优秀的成绩证明自己,用行动告诉老师,这样的处理没有错。如果是这样,作为教育者,何乐而不为呢?

三是处理事情切忌盲目和急躁。假如我听说这件事,相信老师的一面之词,不问青红皂白,训斥学生,弄不好又是一个僵持的结局。假如学生说没有舞弊,就是没有。而自己又没有充分的依据和心理准备,一时肝火上冒,岂不是事与愿违,最后的结果是上交教导处,两败俱伤,学生挨处分,处分后恨老师,心理压力大,学习效果下降,在关键的高三影响他的学业,结果何其惨重!让学生带着教育的创伤走向社会,带着教育的失误所造成的仇视走向他的生活,难道这是在教育学生? 

我相信我的做法,有利于科任老师的工作,有利于学生的学习,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